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铭铭人文学网

在记忆与起码之间流动着

 
 
 
 
 
 

王铭铭:文化史:从梁启超那里“再出发”

2010-5-2 15:22:28 阅读3491 评论13 22010/05 May2

王铭铭:文化史:从梁启超那里“再出发”

  近来国内讨论新史学、历史人类学之类的学者,人数渐渐多了起来。这些学术新名目,易于使人肃然起敬,也易于使人联想到“东施效颦”。新名目下的确帮助了学者创作出他们的佳作。但与此同时,时下与这些新名目相关的研究,却也有不可否认地存在其不尽人意之处。例如,最近一本关于文化史的英文之作被翻译出版,国内学界便热烈地讨论起文化史来。不少人会回到那本译作,以求对文化史追本溯源,未料及,过去一百年里国内前辈采用“文化史”来形容不同于其史学类型者,其实不少。其中,一个杰出的例子,是梁启超的《研究文化史的几个重要问题》。时下国人所言之“文化史”,与任公当年之定义固然有所不同,可任公

作者  | 2010-5-2 15:22:28 | 阅读(3491) |评论(13) | 阅读全文>>

A Conversation about “Crisis” between Wang Mingming and Nicole Lapierre

2010-1-25 17:28:09 阅读3441 评论4 252010/01 Jan25

 

A Conversation about “Crisis” between Wang Mingming and Nicole Lapierre

(afternoon, November 23rd, 2009, Lycée Louis Le Grand in Paris)

 

 

 

Creative chaos:  (Mis)Understanding Chinese Perspectives of Crisis (Points for oral presentations)

 

 

作者  | 2010-1-25 17:28:09 | 阅读(3441) |评论(4) | 阅读全文>>

2009年读了什么书?

2010-1-17 17:42:45 阅读3122 评论1 172010/01 Jan17

答某报问


1、2009年里,您读到最好的书有哪些?

过去的一年里,多读了一些书,多数算不上大经典,但却给人不少收获。首先是民族史学方面,一组是拉铁摩尔的《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史禄国的《北方通古斯的社会组织》及石泰安的《西藏的文明》、另一组是陈序经的《匈奴史稿》、徐嘉瑞的《大理古代文化史》及史金波的《西夏社会》。历史人类学方面,部分重读了萨林斯的《历史之岛》、利奇的《上缅甸政治体制》等。域外文化研究方面,除了重读李安宅、费孝通、许烺光、乔健的相关论著外,还重读了康有为的《欧洲是十一国游记》,且因此去了一趟罗马。


2、2009年里,您读到让您吐血的一本书是什么?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并不买那些让人吐血的书,所以,没有真的读到这种书。不过,可以想象,现在让人吐血的书大概有不少吧?尤其是我们这行里那些“抽象的经验研究”之作,是否便属于这个行列呢?

作者  | 2010-1-17 17:42:45 | 阅读(3122) |评论(1) | 阅读全文>>

士、文章与大一统

2009-12-7 21:15:30 阅读3512 评论12 72009/12 Dec7

 

士、文章与大一统

——从《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看人生史

 

王铭铭

(本文曾以“士与大一统”为题,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辑刊》,2009年总第28期)

 “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如,文莫若司马迁。”[1]这是鲁迅在其《汉文学史刚要》[2]第十篇“司马相如与司马迁”开头说的话。汉代的“两司马”,都为武帝时之大文人。司马相如的生平因有司马迁详加记载,其生卒年份明确可考——他生于公元前179年,卒于公元前117年;而写了一部具有高度开创性意义的史书的司马迁,却未留下自传,因其生平不载,后人只能提出种种猜想[3],一般言之,则他比司马相如年轻30多岁,约于公元前145年生,约于公元前86年逝世。鲁迅在给予“两司马”文学史的定位之后,感叹说,两位大文人“一则寥寂,一则被刑”。大文人给后世留下丰厚的文学财富,但他们的人生却以“

作者  | 2009-12-7 21:15:30 | 阅读(3512)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列维-斯特劳斯(1908.11.28-2009.10.30)

2009-11-11 11:17:17 阅读3216 评论13 112009/11 Nov11

列维-斯特劳斯(1908.11.28-2009.10.30

 

 

东方早报理财1周,2009年11月6日

 

撰文/王铭铭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Levi-Strauss)是我最景仰的人类学家(此处无需“之一”二字),他生于1908年11月,比我称之为“爷爷辈”的费孝通还大两岁。在费老的最后十年里,我有幸聆听他的教导,而只是在造访巴黎时与列老的身影擦肩而过。列老10月30日逝世,这不能说太出人意料(他毕竟已101岁了),可还是足以让人若有所失。思想界失去了一位博学而深刻的智者。
   我总将列老与费老之间作不妥的联想。费老与列老一东一西,在欧亚大陆的两个端点创造着风范不同的人类学。费老小列老两岁,但在二战结束之前,早已成名。而列老则大器晚成,直到费老的名著《乡土中国》得到广为传播之后,还在书写他的博士论文。两位前辈有不同的学

作者  | 2009-11-11 11:17:17 | 阅读(321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原本就是想出门却不知道去哪里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