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铭铭人文学网

在记忆与起码之间流动着

 
 
 

日志

 
 

接上文(学生整理)  

2008-08-02 18:08:1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要把握整体观点,人类学要求你要明确区分什么是主位,什么是客位的,所有宣称成科学的东西都是客位的,因为科学把握事情的真相和规律,人类学家偏偏说我们要主位地看问题,就是被研究者他们自己怎么看问题的,我们不仅要知道它的整体,还要知道当地人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这个是它的第四个特点。我就不多说了,当地人怎么说怎么想的比研究者怎么想重要,因为你是在做调查,不是在做哲学思考,只是想了解当地人。这些东西到1950年前后就已经成熟了,但是我们中国人民非常非常幸运的,1949年就解放了,解放后我们就不接受了,这些东西是帝国主义的,是反进步论的,是反动的等等,因为有这么一个 事件,有必要了解一下中国人类学到底走过怎样的一条道路。
   可以说到1950年为止,中国人类学就是世界人类学,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落后于任何一个国家的人类学,我们解放前的人类学是非常厉害的,跟巴西一样,都是世界人类学的源头之一,解放前这里分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26年以前,中国人类学家,大多数从事翻译工作,个别人跟随教会大学从事田野工作。

第二阶段,1926以后,中国人类学进入独立时期,这个时期的来临,是因为1926年出了2篇短短的文章,我简略提一下,因为26年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教授25年学了德国的人类学,回来就吹捧人类学,就写了一篇介绍人类学的文章,开大会的时候就说要搞啊搞人类学研究呀,中央研究学院就开了一个人类学的研究小组 ,这样全国各地有学者就有了主心骨。第二篇小文章是一个留学生写的,就是吴文藻,他1926在哥伦比亚读人类学的时候偷偷写了篇小小的文章叫《民族与国家》,欧洲是关注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国家,而我们一个国家那么多民族,那么多种文化,这样一种人类学,这样的政体如何处理?以后的学问要多做这个。我觉得这两篇文章为我们铺下了发展的道路,因为他后来也立刻回到燕京大学教书,带了费孝通这么一批年轻有为的学者,然后就成了大师。因为这两篇文章,中国人类学出现了多元化的发展,出现了南派人类学和北派的人类学,南派是以中央研究院蔡元培为首的这批人,他们主要接受德国和美国的训练,北派是以燕京大学吴文藻为主的,以功能学派理论为中心的探讨,南派研究历史,北派研究现实,南派研究对象比较广泛,北派研究对象比较狭隘,往往是社区调查,一个小村庄的调查,这个大致是第二个阶段的发展。

第三个阶段最辉煌的时代,时间是1937-1945年,你们听到这个时间应该感到惊讶,是抗战时期,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国的大部分好地方被日本人搞定了,国民党不得已只好去搞西部开发,燕京、清华、南开、西南联大跑到云南,还有更多学校跑到四川去,像华西。这两批人到了西部后就融入当地的山水之间,看那批人的文章和著作,深受鼓励和启发,他们到了那边生活很艰苦,但是他们利用这个机会,也没有事情可做了,外面都在打仗,只好躲在山里头研究罗罗人,还有什么彝族,研究各种各样的人,做出的调查是极其辉煌的,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比得上那个时代。

解放前的这三个阶段,他们都知道我刚才讲的三个传统的理论,都有自己的研究专长和外国人所不具备的那些观察能。到了50年后,就产生了一些变化,那就是要搞民族团结,但是又不能妨碍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既要保护少数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同时又要以社会主义改造为中心,当时就搞了民族的社会历史调查,为了承认少数民族的不同,又为了能赶快进入社会主义。因为当时很多少数民族被知识分子认定为处于原始社会的,奴隶社会的,甚至还没到封建社会的阶段,那要夸步一起进入社会主义怎么办?就派费孝通带了团去拯救当地的文化,赶快收集资料写出社会历史调查,当时要成为少数民族是很光彩的,毛主席会召见你,我这次从四川回来就见到过一位70来岁的漂亮姑娘,她当时就是给毛主席接见,她是白马藏人,但不是藏族的,穿的是白马藏人的衣服,因为她长得很漂亮,毛主席就多看了她两眼,说这位小同志,你是什么族的?这时候就问题大了,因为皇帝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族的,她那个民族原来没有民族地位,非常痛苦。这个事例说明民族识别问题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一旦成为少数民族,当时的好处是可以当人民代表,今天是可以生两胎,上大学等等,当时的人类学家就去搞这个。

   而且当时一个不好的思想文化的传播,就是斯大林的思想成为世界共产主义思想的主流,斯大林那个人也不是人类学家,但是他根据人类学理论提出了一个社会阶段论的说法,这个说法倒是前无古人,五个阶段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根据斯大林的指示,中国人类学家就把每个民族都抄进去,纳西族是原始的、彝族是农奴的、藏族也是农奴的,还有什么是封建的,当然没有资本主义的民族了,实际上当时也有很多藏族是资本家,纳西人也有很多是资本家,这都很难说,但他们就把它套进去,人类学就一下把解放前接受的传统,多元的、那么多种声音全部消灭掉,成为斯大林主义的人类学,这样的人类学持续大致到1985年左右,所以中国的人类学是在85年以后,也就是我们这代人毕业的时候开始,处在一个强烈阵痛当中,一方面需要了解1985年世界人类学的面貌,另一方面又要重新了解费孝通他们这批七老八十的人解放前的思想,我们要在两条线上去思考问题,这就是今天中国人类学大致的情况

我觉得要吸收的一个知识是,人类99%的时间是生活在不会生产东西吃的阶段,我们今天都觉得很正常,像农民种点地呀,你们做点生意然后拿钱去买人家地里长出来的东西、穿衣服这些都是非常晚近的发明,你们其它学科教给你们的知识都是这99%以外的那个1%或零点几%的时间里,人类制造出来的制度,尤其是经济学教的,大家觉得是一切但我认为只能解释人类时间的百分之零点几,那么在99%的时间里,人是怎么过的呢?

最近也就是8月10日从山上下来的萼伦村人是最后一个例证,你们看了那个电视采访了没有?萼伦村人剩下的这最后一批部落(忘了叫什么名字)200多号人通过投票,只有1票反对,全部决定下山,山下给他们盖了很多比我们住的还好的别墅,还给他们各种各样好的待遇,所以他们就决定下山。看采访节目的时候,有一个女人类学家,50来岁叫白兰,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专门做民族研究的,就在上面痛哭流涕,她说了一句,我以后怎么样才能再找到这个民族呢?他们一下山就迷失在文明的都市里面,不知道踪影何在呀?然后哭得让我也想哭的感觉,这时候中央台比较聪明,都是白岩松那批混蛋搞的节目,马上把镜头切到萼伦村那个乡的乡长,也是个女的,比白兰老一点点,就在反驳这个人类学家,她说你们汉族以前也是狩猎民族,为什么你们可以搞改革开放,我们萼伦村族不行?你们有这个权利我们为什么没这个权利,这个我听了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确实这是人权嘛,每个人都有发展权嘛,但是我感到白兰的眼泪也含有一个真理,就是我们永远地跟这99%的时间说再见了, 而且特别糟糕的是,所有人都在为这1%在出卖他们的人性。

人类学正是要通过研究这99%来反省这1%,因此人类学的研究对象完全是针对落后文化来展开研究和思考的,如果没有落后文化就没有人类学,什么叫做落后文化?被我们今天谩骂的所有一切都是我们的研究对象,通过研究这些东西,我们人类学家并不是说要逃避现在的生活,而是要通过这99%的时间建立一面小小的镜子,让我们自己照一下看我们的真面目。在中央电视台有一片讲人和动物相近之处的电影,这个电影的拍摄者是一个很有名的研究动物学的专家,但是他专门用动物学的方法来研究人,他曾经在里面说过一句话,说我们城里人找工作就像狩猎民族在打猎一样,所以在英语里面找工作叫hunting job,公司招引人才叫作 headhunting,headhunting是个非常野蛮的习俗,就是把头割下来献给神,为什么叫headhunting?就是本公司要你的才智,把你脑袋割下来,这样一些隐喻,表明我们今天生活仍然是像狩猎采集民族那样,生活在都市的丛林里,这么些高楼大厦,那些人在里面hunting jobs,狩猎那些工作,你们有这样的感觉吗?但是我们以为我们跟动物、跟原始人,跟那个99%区分开来了,因为我们学了三个代表比如说,实际上,动物学家说远远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人类学研究的角度。第二种研究我们叫作语言学的研究,我们人类最自高自大的就是我们会说话,动物不会说话,但是我们最深刻表达自己意思的那些是不是语言,这就成了问题了,因为这里有一个叫结构语言学派的告诉我们,人类都在说谎,我们人类说话的时候并不能表达我们原来的意思,我们原来的意思被潜意识、无意识压抑在我们的思维里面,结构人类学家就是要挖出那个潜在的结构,因此什么东西是表达自己情感的最好办法呢,还是身体本身,跟动物一样,手势表达,身体语言这些在动物身上都有,这是一个方面,总体来说,有很多怪诞的人类学家提出很多怪诞的反思,通过历史、语言、动物学等等。 
   但是今天的人类学通过我上一节课讲的那么革命之后,主要关注的,或者说你们要研究人类学要研究什么呢?下面介绍一下,第一个训练自己的第一个研究办法是亲属制度,或是费孝通老师说的生育制度,我们对这个概念没办法加以清晰的定义,我想一说大家都知道,就是研究亲属的问题,比如怎么称谓亲属,这曾经是亲属制度研究的核心内容,很简单,就是我、我姐、我爸爸和妈妈,爷爷奶奶,曾祖父曾祖母,然后再往外扩,建立一个很大很大的系谱,我们叫作祖谱,祖谱之间的称谓基本能反映社会结构特点,比如叫他爸爸就是你爹了,不能老子是小子,小子是老子,这里有人伦规范,更重要的是有个财产的继承关系,通过研究可以透视这些东西,这是最早的研究。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呢,简单的原因就是世界上很多民族称爸爸妈妈为爸爸妈妈的是有的,但是也有的民族不这么称,走婚的民族那里称爸爸一般为舅舅,被当成妈妈的兄弟来看待,不需要结婚就不搞得特别复杂,有舅权,我们叫父权。我们福建惠安人叫自己的爸爸为叔叔,因为他爸爸和叔叔是可以共享一个老婆的,所以他们共享一个称呼。像西藏现在还有一妻多夫,因为有这么多复杂的跟我们今天不一样的称呼,我们觉得这很多样化,对中国人还很现实的一点是我们在50年前还是一夫多妻制,突然之间才一夫一妻制,而我们好像自古以来就很道德,一直是一夫一妻制似的,很人伦。因此通过研究亲属制度的多样性,可以透过这个看道德秩序的变化,但更重要的是,人类学在研究亲属制度的时候,特别注重三个东西之间的关系:爹、妈、孩子。围绕这三者关系 形成2个流派,最早纵的研究父母结婚之后怎么传到孩子这代,就像费孝通《生育制度》里谈到的,父母结婚不只是为了种族的繁衍,还是为了社会关系的传递,叫继嗣制度;另外后面的一点的流派叫结构人类学,专门研究横向的关系,不是因为传递的关系,而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凑在一起,这个东西的最根本点是性别,通过两个性别之间的交往可以扩大到整个民族,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最典范的例子是文成公主,我们要跟藏族交往,要扩大成一个统一的体系,没有别的办法,就送一个美女给他,形成共同的有点像共同体一样东西,结构人类学研究亲属制度注重研究这样一个方向。除了这两种方向,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研究对人,家的概念的不同看法,我们中国人会设想对家的概念是普遍性的,但是它绝对不是,如果你们经过人类学研究会知道很多对家称呼不一样,称呼里带有的味道都不一样,也有人类学家研究这种差异的,通过研究差异来看1%时间里的法权制度的历史特殊性,就不多说了,亲属制度被认为是人类学研究的基础训练,所以每个人类学家到田野去,必须拿一个笔记本,先问那些被研究者,你爷爷怎么来的,成为认识当地社会的一个地图,通过这个可以把整个部落建立起来。

接下来进行第二个方面,政治人类学的研究,具体的人类学怎么做,什么叫政治人类学,定义很多,我理解的很简单,就是政治作为当地文化的一部分,在当地是如何运行的,不像有些人说我是自由派的政治学家,所以我认为中国应该怎么搞,不是这样研究的,而是当地是怎么样的,你要把握这个情况才能把握整体,这里就有很多很多派别了,这里就没时间讲了。

研究完政治人类学就要研究经济人类学,提纲里提到在研究经济行为的两种根本看法,形式论和实质论,所以你们要了解经济人类学在研究被研究者的经济行为的时候,产生了两种对立的看法,一种认为西方经济学提出来的那些理论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原因很简单,人性是一样的,没有民族差别,这个叫形式论,它认为文化之间的经济行为差别是相对的,形式意义的;另外一派叫实质论,认为西方的经济理性观念在非西方是不合适的,因为它们之间有实质性的差别,马克思主义就是形式论,它认为人是普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是形式论的,文化相对主义是实质论的。大致来说是这样。这里面说起来很简单抽象但是很具体,我觉得对理解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也是有帮助的,你说中国经济何以用西方的经济理论概念来解释?什么叫经济?我觉得任何一个外国人都会觉得非常有趣,中国能够把经济叫着‘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上来’,而布莱尔和布什就不会这么说,“我们把什么重点….”,因为经济这一块在西方是跟政府毫无关联的,以市场为中心的,跟社会和国家是区分开来的第三领域,我们中国是被一个统的东西包在里面,这种差异我觉得不能小看,我刚才讲的是很浅显,还有少数民族问题,有些少数民族没有金钱怎么办?曾经有很多民族是没有接触到金钱的,不像我们汉族人几千年前就发明了钱,很长的时间人类至少是有几百万年是不用钱的,今天的钱变成一切,没有钱的时候经济怎样成为可能?当然现在的科学家比较有想象力,叫着电子货币, 那么人类在99%时间里没有钱是如何交换呢,有人类学家研究这些奥妙,表面看没什么意思,我还是那句老话,人类在99%的时间里是怎么样的,通过这个能看得很清楚。研究没有金钱的社会,我们今天不能想像没有金钱的社会,但是人类学家认为这几百万年是可以想像的,这是经济人类学。

第四个方面,我认为是最重要的方面,叫着宗教仪式和象征的人类学,什么是宗教这里成为核心问题了,有谁能答得出来吗?但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说,宗教和迷信是有区别的,宗教是有正式的拜的场所,有正规教条的,有证有组织的,那迷信是什么?这些全部都没有的,乱七八糟的叫迷信,神鬼巫婆,这样分开的。我们宪法今天奠定的宗教的观念,实际上是几百年来西方中心主义的宗教观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里没有宗教这个概念,农民拜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佛教道教还是民间宗教都很难说。是西方人发明的叫religion,当时不知道哪个聪明人把它翻译成宗教,然后就有了合法地位,导致我们在想像宗教这个事情的时候做了很多政治化的划分,这不是社会科学的而是政治划分,为什么叫宗教和迷信,因为迷信会导致人心涣散,而中国要创造一个强有力的民族,要立足世界国家之林,搞迷信就是信巫婆神术,没办法统一,一盘散沙,当时破除迷信从北伐军开始到现在八九十年了,就是为了消灭涂尔干意义上非社会的社会面貌,创造一个现代社会。但是宗教仪式和象征的人类学就是试图打破一般的宗教概念给我们的限制,承认所有民族信仰体系跟任何一种宗教一样,都有其合理存在的理由,这里研究的现象就很多了,早期观点倾向用信仰角度研究,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一个叫泛生论,一个叫泛灵论,什么叫泛生呢?就是信仰所有的生命,世界和大自然跟自己一样,都是有生命的,所以要尊重它们也有力量,不能得罪它们。演化到后面,按照进化论的说法叫泛灵论,开始相信身体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人自己的身体,一个在晚上做梦的时候,为什么会走出自己去漫游,原始人在想,昨晚我脑子里飞出我自己,到哪里去漫游了,而且不能解释,为什么拿着照相机的人类学家对着他们拍一下,那个纸上就会出现他们的影子,影子是怎么传过来的,肯定是脑子里面的精神流过去了,所以叫摄影机,就是把他的灵魂给摄进去了,原始人想到这些就想人是不是有精神和肉体的两分,依此想到那些植物动物和石头是不是都有灵魂?最早的人类学家关注的是这样一些事情。

到了大概50年代开始,人类学家开始关注仪式的过程研究,这里有两种定义,一种把日常生活当成一种仪式来看待,为什么一天吃三顿饭,因为我们研究的民族当中不是每个民族都是这样的,我自己跑到英国去的那么些年,发现英国人只吃两顿饭,中午不吃饭,然后我第一年这个肚子就咕咕叫,因为中午不吃饭在我们是正餐呐,为什么要吃三餐呢,因为我们吃饭是有规矩的, 为什么你要刷牙,为什么我的脚不能这样架着讲课,因为我们身体和这些物品之间划分了很清晰的界线,这个界线就是社会强加我们身上的道德体系,通过这个研究,人类学家对规矩看得更清楚点,能够解放出来,这个是一派,把日常生活表面看起来很正常的,不就是吃饭、刷牙和讲课嘛,但是这里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的分布规律,分析出来是一套仪式,什么叫仪式呢,就是重复不断,是一套持续的传统;

另一派专门研究特殊时刻、特殊场合的宏大庆典,举一个我爱举的例子,以前毛主席国庆节,老百姓就会选一些身材比较好的,被排在天安门广场的一边,然后组成方队这样走过来,然后他在上面…..这就是一种宏大仪式,这个仪式意味着什么呢?最著名的观点,叫着仪式的反结构作用,什么叫反结构?就是毛主席平常日理万机在中南海办理国家大事,到了国庆节来跟你见面。像小平同志人家叫“小平你好”他还很高兴,要在日常这样叫,他会说“这龟孙子,几岁呀叫我小平”,在仪式的时候就可以表示不同等级之间相互亲近的感觉,所以中国的很多领导人喜欢过节的时候跟农民握手,说春节了菜篮子怎么样,在宏大庆典的时候,比如春节,孙子可以逗爹或者爷爷,他不敢训因为大年三十训孩子是不行的,过了这天打呀揍呀都可以,这个就是仪式起了反结构的作用,反结构为了什么呢?为了强化结构的差异性,如果国家主席没有在国庆节的时候出来说话,你们就不会替我劳动,所以还是为了日常生活中抓革命促生产而设计出来的一套反结构制度,这是仪式研究的第二种。

再谈一下宗教人类学的第三个时期,被认为是进入象征人类学的时代,什么叫象征人类学?就像我刚才提到的那些东西、那些行为和分类都具有宗教性意义,宗教规定指出一些怪七怪八的东西是不能吃的,不像我们中国没有圣经,什么东西都可以吃,圣经规定有些东西吃了就是亵渎神灵,妖魔会进入你的身体,所以,一些规矩,对食品的分类,都是一个符号的体系,象征人类学通过揭示符号体系来揭示社会存在的基本原理,社会是怎么存在的呢,象征人类学家说“演戏就是社会”,日常生活、在特定的时间组织的仪式进行特殊的布置,我们设计的国徽、国旗等等,我们古代的皇帝设的天坛、地坛、日坛月坛来跟天来对应,这样一些东西本身就是社会秩序,没有这些社会就不可能,所以要通过研究这个来研究社会。

总而言之,我上面说的四个方面的研究,如果你们采用英国和法国的做法,就会认为这四个方面的总和称为社会人类学,如果采用的是美国的做法,会称为社会文化的人类学更重要是文化人类学,因为文化不可以分为四个层次,它是统一的。我是社会人类学家,我最关注的最核心的是这4个方面。这样一种人类学,我们也不能夸大其词,但是这是20世纪里面核心的人类学,但是到了中国50年代,被停禁,到80年代才恢复,所以你们买书就要买社会人类学的,我们就不太看体质人类学的书,因为它长期以来受生物学决定论的支配,认为只要研究人体就够了,尤其哈佛大学的体质人类学最后演化为社会生物学的基因理论,我们认为那样的研究是违反了人性的一个重要方面。
    人类学通过上面四个方面的研究,主要是看它的构成的传统过程,越来越多的人类学家开始关注社会变迁或者是文化变迁,在这里面可以说很多民族构成了很有意思的例子,最有意思的例子就是那些太平洋民族一度很流行的叫着船货崇拜,19世纪,那些土著人一看到船的舶来品,就认为是上天派来的,船货崇拜构成一个有意思的理论,就是我们说的崇洋媚外,当时很多中国人看到鸦片从海上运过来的就喊爹喊妈的。(我只介绍基本观念,你们现在属于船货崇拜阶段)另外一种叫着复兴运动,就是认为所有外国来的东西都是坏东西,要复兴老祖宗的那套东西,这在很多土著民族里有表现,所以在复兴运动过程中就装神弄鬼,有点像洪秀全,他装神弄鬼是为了什么,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这样的理论脉络下,我们要做的工作就很多了,文化变迁,还有今天世界变化给我们带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