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铭铭人文学网

在记忆与起码之间流动着

 
 
 

日志

 
 

动物园的公共性  

2008-08-21 20:16:4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前我去昆明讲课,后留在那里休假。在与朋友闲聊之间,我偶然得知昆明动物园即将由政府出卖。不久,我便在央视“共同关注”栏目看到有关报道和访谈,知道这已成为广受关注的事件。

昆明动物园于1953年创建,在原来的圆通公园基础上建成动物园位于市区北隅螺峰山,半个世纪以来,动物园的几代管理和工作者辛勤努力,使动物笼舍、绿地、花卉树木与山形地貌形成和谐自然的关系,他们23公顷的土地上辟出了动物饲养展出区、儿童游乐场、餐饮服务部、文物古迹点等区域,饲养有数百种珍稀野生动物和鱼类据说昆明动物园拥有240余名动植物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他们在绿树、花香和鸟语中工作,长期从事大众服务和科普工作,还在对外交流与合作中,建立起能够重现云南“动物王国”的园地,使动物园亚洲象、滇金丝猴、长臂猿、小熊猫、绿孔雀在人工条件下繁殖成小种群昆明动物园还是一个与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密切合作的动物学研究基地,这里的研究人员在野生物种人工饲养、繁殖、兽医防疫等技术的探索中获得值得称道的成就

融国家公园和科研机构为一体的昆明动物园,即将被作价变卖给一家私人野生动物园,主持这项国有公共事业出卖计划的是政府机构。在接受央视的采访时,动物园主管昆明市园林绿化局副局长汪天祥说,“把动物园迁出城区既能增加城市绿地,又能让动物回归自然,是一举多得的好事。过去想做却苦于没有资金,现在天赐良机,浙江湖州金京集团愿意拿出一个多亿来投资,市政府对这件事全力支持。”

这个“官方”的观点,显然没有得到昆明动物园职工的支持。据说,买卖没有经过专家论证和建设局审批,更没有征求职工意见。

一些报道强调票价问题,说搬到野生动物园后,门票将从原来的10元大幅上涨。不过,认真想来,门票的变化可能还是小桩小事,因为其他的国有公园和博物馆票价也不低。大事恐怕是原昆明动物园副园长鲜汝伦所说的:这是令人震惊的国有资产流失事件。可能是因为这的确是一个大变局,现任昆明动物园主任李韵葵说,关于省市政府的这个“规划”,“不光员工想不通,就连他这个在作价转让动物的合同上签字的人也不情愿。但这是市政府的决定,作为基层单位只能服从。”

为什么政府要变卖掉昆明动物园?对于这个关键问题,我们得不到什么明确的解释。据鲜汝伦受访时所说,原因并不是因为昆明动物园管理不好,经营不善,效益低,“它不是,而是一个经营管理和科研方面都搞得很好的一个动物园,曾经被评为全国十佳动物园”。此外,据说这个动物园每年还能给政府带来几百万节余。那么,是什么原因推动了省市领导下这么大的一个决心?当记者问到作为上级的园林绿化局“为什么要卖掉一个效益很好,并且每年还能给自己上缴几百万节余资金的动物园”时,市园林绿化局分管此事的副局长解释说,10年前,政府就“提过”动物园搬迁的时了,当时没有钱,所以没办成,现在有来自浙江一个集团“愿意拿出一个多亿来投资”,“天赐良机”,这便被当成昆明对外招商引资的重要项目批准了。他认为,“从城市的发展来看,实际上动物园的搬迁,应该说是一个大势所趋”。而至于为什么是“大势所趋”,他则又回到政府10年前的那个“规划”来解释

显然,政府并没有对事件的原委给出一个公开的圆满解释。解读政府官员的这些“辩解”,我们也容易发现一些具有实质意义的问题。比如说,10年前政府的一个决定能否被说成是10年后的大势所趋”?上亿的资金,是否就能与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国民公共资产对等?招商引资是不是所有一切的理由?我还特别怀疑,地方政府是否享有将其“治下”的国有事业单位当成商品出售的权利?想出售动物园的政府,目光肯定不只盯着那一个多亿,市区的那片土地的价值,也还是吸引人的。这其中包含的“理性经济人”的因素,等待着经济学家来解释。而无论如何,昆明动物园的具体主人应当算是生活在昆明的所有市民。这些拥有着那一“公共物品”人,是“国民”而不是土司治下的部落民。从这个逻辑推演下去,则可看出,大凡诸如昆明动物园这样的机构都应该算是“国立”的,至少它们属于国家“公共物品”的组成部分。要变卖这种机构,恐怕至少不仅需要国民支持,还需要合乎国家的社会利益才行

几年前,我愤怒地看到东南沿海一座城市中所有41家国营企业以3个亿的低价出售给所谓“外商”的事件一段时间以来,我则走过中国的更多地方了。我在旅途中的一个“大发现”是:现在,被变卖的“物品”越来越多了。有的地方在利用诸如江河山脉这样自然资源时,也对之实行“招商引资”,结果使群众利益受损,政府财政收入也没有因此提升

私利对于涉及面至为广泛的“公共物品”的侵袭,或后者因为所谓“缺乏资金”而向前者“投降”,是中国改革中必需引起关注的问题。我们当中总有人以为,将所有本来应该是“不可交换”的“物品”变成“完全可以交换的”“商品”便是“现代化”了。其实,这种“现代化”的观念所给我们带来的结果,毋宁说是社会现代性的自我削弱。社会理论家们已经耗费了一个多世纪来阐明: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特征之一,固然是“物品”的广泛可交换性;然而,这种社会要奠定自身的基础,却需要创造出神圣的、不可交换的“公共物品”,以维持社会自身的一体性和凝聚力。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多数发达国家才在允许以至鼓励“财团法人”经营慈善和事业机构的“非政府组织”之同时,耗巨资营造和维持大量属于公民的公共空间——广场、公园、戏院、动物园、博物馆、学校、医院等等。这些被界定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公共物品”,被认为对于现代社会的正常生活至关重要。

  总之,昆明动物园被变卖的事件不应被孤立看待。要在我们的社会中树立起“科学发展观”,我们急需严谨的理论探索,来帮助我们在“可交换”与“不可交换”的“物品”之间划出一条符合社会整体利益的界线。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