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铭铭人文学网

在记忆与起码之间流动着

 
 
 

日志

 
 

我们的“祖先”吃人吗?  

2008-08-26 19:34:5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笔下的“人血馒头”,作为“吃人社会”的辅助隐喻,巧妙地鞭挞着不合理的“旧社会”。文学不等于历史,文学可以想象,而历史需要“证据”。文学家是幸运的,人们给予他们高度自由——比如,他们就没有要求鲁迅在说“人血馒头”时,先提交史料或社会学观察的直接证据。然而,倘若鲁迅自称“学者”,那他的危险可就大了——大家肯定得逼他回答一个问题:我们的“祖先”或“同胞”中,果真有人像您说的缺德到将人血当作“滋补饮料”吗?

如今被媒体炒作成“热点”的“北京猿人食人”之辩,其令人感慨之处,多数可以与“人血馒头”那事儿,颇有相关。“事件”爆发的起因是科学发现。三年前,美英等国科学家组成一个所谓的“科林奇小组”,他们经过缜密的基因研究发现,人类大脑中有一种朊病毒,这玩意儿的存在表明:人类的老祖吃过自己的同类。奥妙在何处?我非生物人类学家,而无法知晓其细节。不过,据说美国那本善于以发表科学发现来制造媒体争议并以此挣钱的“权威杂志”《科学》已发表过的“科林奇小组”的重要科研成果,铺陈了直接和间接的证据,充分表明,人类祖先吃食自己的同类一事属实。盛传科学家还将其研究方法落实到食人民族的现存后代(如巴布亚新几内亚原住民)身上,发现他们携带着吃人所易于感染的病毒(也就是说,那是他们从他们的祖先那里继承来的)。

科学家为了证明人类的祖先吃过人自己,搜集到能表明所有的人类祖先都干过那事儿的证据。他们艰辛地对各种族进行基因分析,对各地发现的种种资料进行科学解析,终于表明所有人类的DNA都有祖先吃人的信息。

泛泛而论人类祖先吃人,科学家不会惹麻烦。然而,他们若是不慎说到别的民族的祖先也吃人,那问题可就来了。

我不了解巴布亚新几内亚原住民是否曾因那本流行的西方学术杂志刊登出有关他们的爷爷奶奶吃人的“科学报道”而举行过任何形式的游行示威。可是,我充分了解到,最近几天来,我们中国人,还是表达了自己对于西方科学家的不满。不满的关键原因,不在于《科学》杂志三年前做了那个报道,而在于有人将这件事与将近70年前的一些事儿扯上了关系。

其实,人吃人的“历史”(之所以带引号,是因为事实还没确定),早已得到学者的关注。1939年,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曾提出北京猿人属于“最早的食人族”的论证,他说,被我们认定为自己的祖先的北京猿人,“猎食自己的亲族,正像他猎食其他动物一样”,他们“意识到后脑较其他部位更易致人于死地,于是就用锋利的石器敲打头部,然后吸干脑髓,再慢慢割下其他部位的肉吃”,如此一来,他们留下的同胞的遗骨,头盖骨上有被击破的明显“证据”。

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如今被挖掘出来,成为新话题。不少报社派出记者去采访中国自己的科学家。读有关报道,我感觉到他们很棒,坚持就事论事,不像以前的一些科学家,总是自愿或被迫地先要批判“资产阶级科学家”,再说自己的观点。令我们倍感欣慰的是,被采访的中国科学家都以充分的证据与学识安慰了我们:他们说,没有充分证据表明,我们的老祖是“食人族”!

我相信科学家的话全出自真心;不过,对于他们的异口同声,我却稍有疑惑,疑惑间,我由此想起20年来人类学界的存在的一个争论。

美国科学院院士、芝加哥大学著名人类学家萨林斯在其南岛民族的研究中提到,当地原始民族历史上曾经将分食敌人的尸体当成壮大本民族神圣力量的宗教手段。他耗费大量心血寻找目睹土著人吃人场面的传教士留下的文献,得到了上百条。可万万没想到,萨老著作发表后,遭到了一个“后殖民主义”人类学家的批判。此人将萨老的所有证据当成废品,还说他老人家因相信传教士的记录,而写出人类学专著指责萨老是与“殖民主义者”为伍的混蛋。

中国科学家看来都比萨林斯聪明,他们在不甚了解萨林斯的不幸遭际的前提下,天生具备了一种对于批判的戒备心,天生理解了“尊重事实”之说的道德含义。

“我们的祖先吃人吗?”科学家若是不假思索地说“他们吃啊”,问题也就来了。大家都已将北京猿人当成我们民族的祖先了(其实在他们生活的年代里,还不存在“中国人”这个概念,原始人没有国籍与护照,他们四处漫游),说他们吃人,那不等于是在说我们自己缺德吗?

  十分抱歉,我的这个猜测可能完全是严重错误,因为我们的科学家,还是举出了充分证据,表明魏敦瑞是彻底错误的。我这个人其实也反对作为“帝国主义走狗”的西方人类学家,因而,我对于那些能从各个角度、以各种方式鞭挞他们的“学说”的人也都景仰得很。不过,从“人血馒头”联想到“原始人吃人”,再联系到萨林斯的遭际,我隐约意识到,从科学的客观性上讲,对人自己,人肉与人血,如同其他动物的肉,一样也有营养;我们之所以不吃它喝它,不是因为它没有营养,而是因为那样就会遭到社会的“报应”——人肉的“社会问题”严重到如此程度,以至于连我们说历史上人吃过人,都可能遭到“报应”。看来,最有勇气的面对“报应”的人,还是值得怀念的鲁迅先生(尽管他不是科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