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铭铭人文学网

在记忆与起码之间流动着

 
 
 

日志

 
 

社会生活的道德想象  

2008-08-28 19:10:2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8年,毛斯的中国学生杨堃先生发表“莫斯与法国社会学派”一文。此后,中国人类学界对于这位大师的学说已有了记载。毛斯在新中国成立数月后就谢世了。杨先生早已留学归国,他留在新中国,跟随人类学这门学科,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历史之河有时蜿蜒流动,有时激流汹涌,温柔和激荡,都冲淡了毛斯这个名字的颜色。要不是几年前毛斯这个名字慢慢地重新浮出水面,健忘的中国人也许已经彻底将他的名字放到“历史的垃圾箱”里去了。而毛斯是不应被忘却的。之所以如此,当然不简单因为他对人类学有巨大贡献。毛斯从人类学的角度,为我们认识人的性质和社会生活的品格,提出了今日仍然耐人寻味的诠释。有鉴于此,两年前筹备“现代人类学经典译丛”时,我坚持要纳入毛斯(又译“莫斯”、“牟斯”)的几部作品。那时,毛斯的名篇《礼物》(即《论馈赠》)已有两、三个汉文版。这部作品对于理解毛斯诚然至关重要,但在我看来,要把握这位对学术思想有奠基性贡献的法国人类学大师的思路,我们还要读他的其他作品,如他对身体、“人”的观念、社会形态和巫术的精彩阐述。2003年底,我在书店看到毛斯文集《社会学与人类学》一书(佘碧平译)出版,真是喜出望外。我不认识译者,但深以为他的这部译作是我们得到的一份难得的礼物。

这份“礼物”的总体内涵是什么?译者佘碧平在“译者的话”里提到一件有助于我们的“解读”的事件。文中谈到,近些年来在中国社会科学界也时髦起来的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把毛斯的“礼物交换模式”改造成“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的概念。我们是从英美社会学和人类学界学到布尔迪厄的社会理论的。在英美社会科学界,“资本”这个次近些年来成了一个令人欢心鼓舞的概念。对许多“后现代主义者”而言,布尔迪厄为社会科学从人的符号资本积累的角度切入,为我们的解释开创了人的能动性视野(甚至有人据此认为,自此以后,社会科学再也不能依赖其对“结构”和“模式”的认识来描述人的生活了)。然而,20多年前,当布尔迪厄开始在英美时髦起来时,法国的巴黎却出现了对他的批判。原因不难理解,用“资本”重新解释“礼物交换模式”,“巧言乱德”,使毛斯思想变了质。一如那些批判者所言,这使人对社会生活的认识再度落入了功利主义的陷阱。1980年,巴黎第十大学的卡耶教授联络了大量社会科学家,发起“在社会科学中反对功利主义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法文“Mouvementanti-utilitariste dans les sciencessocials”之缩写,竟与毛斯(Mauss)完全相同。用“毛斯”这个名字,他们创办了《毛斯杂志》,恢复毛斯“礼物交换模式”。

的确,毛斯思想与功利主义社会理论之间的对反,乃是理解它的理论的关键。可是,被当成“反功利主义”的“礼物交换模式”又是作何理解?答案则需要辨析。我曾在其他文章里谈到,将“礼尚往来”当成人生活于社会中的最高技艺,正是毛斯社会理论的要点。“各个民族正是通过把理性与情感对立起来,用和平的意志来对抗这类意外的疯狂,从而成功地用联合、礼物与贸易代替了战争、隔离与萧条。”(中文版,页224)这是毛斯用了大量的民族志事例得出的结论。“礼物交换模式”,首先是一种和平主义的社会理论,它能在人的分离当中看到人的结合的基因,它反对将人与人“争”的一面当成是人的社会性的基础,而主张将人与人“交”的一面看待成人之所以为人的理由。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功利主义者认为,所有的人都是“小人”——他们“同而不和”。这些理论家将人与人通过各种“资本”来“争”当成是社会的“实践逻辑”。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将“实践逻辑”推衍为政治经济学的决定论,由此产生悲观主义和“启蒙解放主义”的社会科学之别。悲观主义者在看到人“争”的性格时,尚能想象社会共同生活的意义,只不过悲观地看到它的“不可能”;乐观主义者则以“同而不和”为荣,宣扬解放人自身便是解放其“争”的性格,他们用竞争以至战争、区分以至隔离等等理念,宣扬“争”这种“符合人性的社会”的合理性并为创建它的所谓“制度”而奔忙。毛斯思想与功利主义的表述存在着根本的区别。毛斯在关于“死亡观念”的那篇文章中一再强调,死亡带着的所有道德恐惧,表明人在进入一个无法争斗的领域(死亡)前夕,从本质上体会到了活着的、争斗的身体的反社会性。而大量的民族志资料则也表明,在多数的人类民族共同体中,集体通过“死亡观念”暗示的“罪”的观念,为人在社会的和平相处提供了最重要的道德条件。于是,多数的民族拥有关于超越死亡的神圣之力的信仰,这些信仰的存在,为巫术和宗教提供了基础,推使人们在严格规定的仪式框架之内展开相互之间“礼物交换关系”的“表演”。经过积淀,“表演”渗透于日常生活之中,成为“为人”的基本理念,使人类各民族共同体对人的界定,超越了功利主义哲学的“人论”,而强调人之所以为人的非功利的社会性。人于是便是社会。

“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孔子生活的时代里,人们以为只有乡下人才重礼节,“君子”在这方面无所谓。孔子却说,即使人们将“礼乐”与“野人”联系起来,考虑到它对社会中人之“为仁”的意义,他自己还是要“从先进”,当“野人”。毛斯出生于虔诚的犹太教之家,生活于欧洲的“战国时代”,他对于社会的理解,固然与孔子这个东方古代哲人不同。然而,作为人类学家,他研究的大体也是“野人”,他的思想也从“野人”中得到启发,而他从中推衍出的“礼物交换模式”,也与孔子的“礼乐”相近。对于我们这个功利主义成为“主流思想”的时代,人便是“仁”,人便是社会,这样的思想,能否被“野人”和“君子”所接受,仍然是个问题。但就我而言,它的启发仍然是巨大。

 

《社会学与人类学》(毛斯著、佘碧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